铡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铡草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发科技高管集体套现或涉嫌违规证监会立案

发布时间:2021-01-07 13:44:04 阅读: 来源:铡草机厂家

4月3日,金发科技(600143.SH)发布公告称:4月2日,公司接到中国证会“调查通知书”,公司董事夏世勇、董事李建军、原高级管理人员黄险波因涉嫌违规买卖金发科技公司股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据初步了解,除夏世勇违规不详外,李建军、黄险波或都涉及信息披露不实而违规。

此外,本报记者在调查中也发现,公司其他高管亦是轮番减持,其势头直比长江后浪推前浪延绵不绝。

对于高管为何集体抛售上市公司的股份,金发科技的证券代表罗小兵对《证券日报》表示:“高管抛售是否与业绩下滑有关,在证监会作出结论之前我们是不方便评论的。”

年报为何与实际减持数目不合?

而在4月8日公司发布的年报显示,今年的业绩是公司上市以来的首次下滑,其净利润下降了1.7亿元,下滑幅度达42.67%。

因而股吧里有人认为,是高管们不看好上市公司前途,因此纷纷套现储粮过冬。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持有本公司股份变动情况记录可知,由李建军、黄险波自行申报的交易记录为:李建军分别于去年12月26日、29日、30日在二级市场上减持,三日共减持357.3万股;黄险波也是于去年12月26日、29日在二级市场上进行减持,数目为160.26万股。

但事实上,由金发科技2008年报可知,李建军、黄险波在年初时分别持股7,225,221股、2,052,760股;年末时分别持股14,001,442股、4,873,120股。

而在去年间,公司实行了10送10的利润分配方案,同时作为公司高管,李建军、黄险波各自分2次对其所持股票期权进行行权,股份数分别为:3,024,000股、2,452,800股。

因此,由年初数×2+行权数-年末数=当年减持数可知,李建军、黄险波在2008年的减持数目应该分别为347.3万股、168.52万股。

那么,李建军申报的数目为何多出10万股,而黄险波却少公告了8.26万股?是公司的年报出现错误?还是高管们申报错误?

黄险波单年减持已超过25%上限?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一位老师认为,如果年报没有错误,则极有可能的是,李建军在此期间曾在二级市场买入了10万股。由此则违反了证监会规定的不得短线交易的规定,即《证券法》第47条: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百分之五以上的股东,将其持有的该公司的股票在买入后六个月内卖出,或者在卖出后六个月内又买入,由此所得收益归该公司所有。

对于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这位老师的分析,金发科技方面相关人员拒绝进行评论。

除此项可能涉及的违规,另一高管黄险波也涉嫌违反证监会对高管减持方面的股权比例限制管理条例。

根据《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所持本公司股份及其变动管理规则》的第5条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在任职期间,每年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总数的25%。

而如果黄险波所上述所说在2008年的减持数目如果真为168.52万股,则黄险波当年减持的股份数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25.7%。

复旦大学一位法学教授认为,如果这个数据成立,那么黄险波的减持就涉嫌违法,相关监管部门应该介入处理,如果调查中发现进一步证明知情不报的证据,可以移交司法机关。

创始股东为何自己要对自己激励?

除了上述三名高管有过大幅减持,其他几名高管似乎也“不甘示弱”。董事梁荣朗、谭头文、监事聂德林、蔡立志、张俊、蔡彤旻,原董秘吴诚也在12月29日开始,轮番进行了大幅减持,上述十人赶在12月31日前这3个交易日,通过二级市场共减持约1165.63万股,合计套现5602.25万元,平均减持价位为4.8元/股。

其中,夏世勇、张俊、蔡立志减持的股权全部来自于公司于2006年实施的股权激励方案,其余7人减持的股份来源于解禁存量股和股权激励的股份。

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减持的十人中,夏世勇、梁荣朗、谭头文、李建军、蔡彤旻在金发科技上市之时就是公司的十大股东,分别是位列第4、7、8、10、11位。08年财报显示,夏世勇、李建军依然是公司的第4、9大股东;而梁荣朗、谭头文、蔡彤旻是公司的第5、9、10大流通股东。

根据公司上市公告书可知,此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夏世勇、李建军、黄险波同时也是公司2004年上市之时的25名发起人中之一,而公司在2006年的股权激励方案中,金发科技共有102名激励对象。但有42.73%的股份是授予给上述25名持有该公司股份的发起人。

而高管夏世勇因减持股权激励股份获净利润约77万元;张俊约12万元;蔡立志约49万元,其余人由于减持的股份可能为解禁存量股无法计算。

4月13日,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宋晓燕教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现在上市公司的所做的股权激励一般都是针对非股东的高管,没有必要对已经是股东的高管进行激励。”

4月13日,金发科技的证券代表罗小兵却并不认同:“公司上下有200多名员工都是股东,如果这些股东都不实行股权激励的话,难道去给那些文员、司机做股权激励吗?”

虽然2008年由于未达行权条件而终止剩下40%的期权,但上市公司金发科技仍然为股权激励付出了1.477亿的成本。

专家认为应该立法管理高管减持

4月9日,深圳一证券公司的投行人士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金发科技这种股权激励方案肯定是不违规的,但是肯定是不合理的。股权激励的本意是让公司的高管们能以公司股东的身份来参与公司治理,分享利润、承担风险。而金发科技的高管本身就是股东,没有这个必要性。”

对于金发科技的高管一边享受自己制定的股权激励政策,一边在二级市场疯狂套现。一位参与《证券法》制定和修改的专家就此气愤说道,这种行为简直违背了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的本意。

这位专家讲述道,任何国家的股权激励实施本身目的都是用来留住人才并让高管和骨干有归属感,但象金发科技高管这种解禁便减持并且存在违规行为的减持,确实与股权激励的初衷相违背。

南开大学一位法学教授表示,自己将就金发科技高管这种违规减持行为上书全国人大,以便立法对上市公司高管减持进行监管,而不仅仅依靠目前的行政法规来管理。

南京皮肤医院哪家好:黄褐斑治了以后要怎么护理

上海医院可视无痛人流费用

皮肌炎会引发这些疾病,严重时会有生命危险!

上海妇科医院_为什么月经期浑身酸痛,月经期间浑身酸痛的原因

重庆市什么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上海妇科专家介绍:如何预防阴道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