铡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铡草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经济前景仍取决于全球复苏

发布时间:2021-01-08 02:39:12 阅读: 来源:铡草机厂家

Finance Commentary

由于两年后中国经济可能会面临着更大的外部危机冲击,中国经济的复苏前景仍不能肯定。面对当前的经济环境,空泛的讲结构调整没有益处,必须同时做好增加消费的文章。而只有以城市化为方向的结构调整,才能大幅度增加消费需求

中国经济从去年三季度开始萎缩,到今年一季度下降到最低点,增长率只有6.1%,二季度反弹至7.9%,三季度增长率则高达8.9%,明显勾勒出一个“V”型反转的强劲势头。如无意外,四季度的增长率可能会进一步上升到9%以上,实现全年“保8”的目标至此已无怀疑。不过,笔者认为,由于两年后中国经济可能会面临着更大的外部危机冲击,中国经济的复苏前景仍不能肯定。

去年末笔者在发表于中证报的文章中曾预测,中国经济会在今年率先实现“V”型反转,但当时的预测是今年1~4季度分别为5%、6%、7%和8%,现在看来,这样的估计是保守了,实际情况是在每个季度的增长率上都加了一个百分点。二季度当经济刚开始出现反弹时,笔者也曾怀疑过反弹的真实性,因为不论是电力消费还是财政收入,以及货币M1/M2的比例等都仍处在下降过程,而一般来说,只有这些数据回升了,才是经济回升的可信标志。但是从三季度以来的数据变动情况看,这些指标的确都由负转正,乃至出现高幅度反弹,这说明中国经济的确是进入了复苏轨道。

现在大家关心的是,复苏是否会持续并最终使中国经济进入再度繁荣期。笔者认为,要回答这个问题,还是要回头来认真分析,是什么因素导致了中国经济的复苏。

首先,是政府的一系列刺激政策起了巨大作用,但政策的最主要着力点显然是在刺激投资方面,是通过前所未有的大贷款投放引出了大投资,从而使前三个季度的投资增长率高达33.4%,从前三个季度的数据看,每个季度投资对经济增长率的贡献都超过了80%。然而,必须清醒地看到,投资既是供给也是需求这个特性,在目前中国产能全面过剩的背景下,加大投资就是在加大未来的产能,如果没有一个未来出口和消费需求的高幅度增长前景,就会产生更大的生产过剩危机,由此而言,依靠投资需求来拉动经济增长是不可持续的。

今年以来,消费的增长率一直很快,但投资增长率更快,所以消费率肯定比以前年份更低了,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当然也就会更小了。

虽然今年前9个月的出口增长率仍超过负20%,但8月份以后,出口的负增长幅度已经显著收窄,这和全球经济自三季度以来出现的复苏是一致的。所以说,是全球经济复苏带动了中国经济的持续复苏。反过来说,如果没有全球经济在三季度的复苏,中国经济自二季度以来的复苏步伐就不会有三季度以来的巩固和加强,即使能够保住复苏势头,恐怕也会很艰难。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如果世界经济再次进入萧条,中国经济的复苏步伐是否仍可持续?

目前,业界对世界经济是否会二次探底存在许多争论,由于世界经济的复苏,现在的主要情绪是比较乐观,认为这场危机已经过去了。笔者非常不同意这样的观点,因为引起这场全球金融风暴的起因——美国庞大的有毒金融资产至今仍未得到处理,不仅如此,构成有毒资产的基础,即房贷和信用卡贷款自今年以来变得更“烂”了。比如,去年7月美国信用卡贷款的撇账率是3%,到今年7月已上升到12%,房贷止赎率上半年也比上年同期飙升了36%。美国金融市场与总体经济的复苏势头,主要原因是美国政府在年初以来允许金融改变会计规则,把庞大有毒资产的真实面目掩盖了起来,并且通过在政府担保后允许消费者延期还贷等形式,把贷款、债券和衍生金融产品的结算期推后了两年。

这种把危机向后推迟的做法,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在制造更大的麻烦,因为两年后即到2011年当美国政府和金融机构不得不再次面对庞大有毒资产的难题时,由于这些资产“毒性”更强,就会更加难以处理,所以就会产生比第一波金融风暴规模更大、摧毁力更强的冲击波。由此而言,今年世界经济能够走出低谷,明年也没有问题,但是到后年就一定有大问题。联系到中国经济复苏,如果不是美国政府把危机押后的政策带动了世界经济自三季度以来的复苏,中国经济的复苏幅度,就不可能在原有的基础上再加上一个百分点。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随着美国金融市场的复苏,美国有毒资产的“毒性”已经不那么强了,可以被逐步消化掉。前些天笔者参加的一个国际会议上,一个美国的著名学者就是这么说的,而在其他会议上,国内的一些学者也持同样看法,因此他们都认为不存在二次探底的前景。笔者认为这样的看法或者是无知,或者是在掩饰。自次债危机爆发以来我们都已经知道,美国庞大的金融商品是由三阶段构成的,即首先是由金融机构向居民发放消费信贷,再由这些消费信贷作抵押发行资产支持债券,然后是把不同信用等级的债券打包,变成CDO等衍生金融产品。金融市场的复苏是可以提升部分衍生金融产品的价值,就像烂股票在行情来的时候也一样会被炒高,但股票不用还,债券可必须得还,而债券能否还本付息,最终仍取决于构成那些债券基础的消费贷款能否到期还本付息。而当前的实际情况正如前面所指出,这些房贷和信用卡贷款正变得更烂,则次债危机不是正酝酿着更大的回归吗?

所以,笔者认为,由于两年后中国经济可能会面临着更大的外部危机冲击,中国经济的复苏前景仍不能肯定。具体地说,由于投资不可持续,外需不可依赖,两年后可以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就只剩下消费需求了。现在许多人都在讲经济复苏势头稳固后结构调整任务会更突出,但是我们必须讲清楚结构调整与增加消费是一种什么样的逻辑关系。面对目前这样的经济环境,空泛的讲结构调整不仅无益,而且有害,因为如果是像目前这样,把结构调整的出发点放在十大产业振兴这样的供给结构调整方面,不仅无法增加需求,还会增加产能过剩。今年以来,作为应急措施以投资带动需求的做法,本身就意味着由这种做法所增加的产出,或者是被未来的出口增长吸纳,或者是被未来的消费增长吸纳,如果外需在未来变得不可依赖,就必须作好增加消费的文章。

笔者在以前的文章中多次指出,只有以城市化为方向的结构调整才能大幅度增加消费需求,因为“工业化创造供给,城市化创造需求”,而新中国建国60年来,始终走的是工业化超前、城市化滞后的道路,所以在中国经济增长中已经压缩了巨大的城市化增长空间,而这个空间的释放,不仅会带动投资需求,更会大幅度增加消费需求。如果更大的危机在一年多以后就会逼近,剩给中国经济转向城市化调整轨道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必须赶快行动。

重庆祛斑哪里效果好

各种皮肤癣症状

重庆哪家医院治疗尖锐湿疣专业

上海妇科医院_吃黄体酮几天来月经

南京皮肤医院:为何这一代人比上辈人更易患白癜风?看完才知道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