铡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铡草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胡祖六日本央行的QE是一次近乎赌博的政策行动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2:03 阅读: 来源:铡草机厂家

胡祖六:日本央行的QE是一次近乎赌博的政策行动

2013年博鳌亚洲论坛于4月6-8日在海南举行。4月8日,博鳌《货币政策反思》分论坛举行。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李若谷,永丰银行董事长邱正雄等参与了本次论坛的讨论。  胡祖六在谈及“日本银行的量化宽松的决策”时指出,日本的央行最近的行动,在经济学是非常重要的政策实验,应该说跟经典的货币理论、货币政策的制定是大相径庭的。用医学的话是吃一副猛药,非常、非常大的猛药,肯定有很多潜在的副作用、不利的影响。  胡祖六表示,因为从1989年日本经济泡沫破灭,日本进入通缩,将近20多年的长期低迷不振,日本历届政府,特别是日本央行也不断地尝试了各种药方,但都证明这些政策的药方都是无效的,日本依然没有摆脱通缩,过去该试的试过了,都不灵,有点穷途末路,孤注一掷,只好采取更加激进的,高风险的,近乎赌博的政策行动。  以下是论坛实录:  胡祖六:日本的央行最近的行动,在经济学是非常重要的政策实验,应该说跟经典的货币理论、货币政策的制定是大相径庭的。用医学的话是吃一副猛药,非常、非常大的猛药,肯定有很多潜在的副作用、不利的影响,刚才李行长也提到了。我对日本的观察,因为从1989年日本经济泡沫破灭,日本进入通缩,将近20多年的长期低迷不振,日本历届政府,特别是日本央行也不断地尝试了各种药方,但都证明这些政策的药方都是无效的,日本依然没有摆脱通缩,也没有作为世界重要的经济体,第三大经济体一直没有复苏。我本人对日本央行黑田行长最近采取的行动有点同情,过去该试的试过了,都不灵,有点穷途末路,孤注一掷,只好采取更加激进的,高风险的,近乎赌博的政策行动。这使我想起1980年、1981年西方世界经过很长的滞胀,高通胀、高失业、低增长的局面,当时的美联储储蓄保罗采取非常激进的,但当时困扰美国是通胀不是通缩,把联邦基准利率一口气增加到21%,可以想像现在央行的利率是0.75%,甚至是0,他一口气加到21%,当时可以称为赌博、高风险、前所未有、令人震撼的。但很幸运的是保罗的赌博最终完全成功,一举把美国通胀顽症制服了,为里根时期、克林顿时期的繁荣打下基础。作为日本的近邻,作为日本很重要的贸易伙伴,希望日本央行这次赌博能够成功,能够治理顽症,我还是基于同情心。   胡祖六:户口制堪比奴率制  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的“城市化的质量分论坛”上指出,户籍制度是非常、非常不合理的。  胡祖六认为,户籍制度是中国特有的安排,从建国以后引进户籍制度,那时候是计划经济,整个就业的机会、粮食的供应,到住房、日用消费品的供应非常短缺,是一个短缺社会,所以政府引入户口制便于统一的安排。  “我们的户口制度的延续,尽管人身可以进行进行衡量流动,你还是二等公民,不能真正享有子女就学,没有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的覆盖,像北京没有户口不能买房子,只能住棚户、住贫民窟。这种制度既不效率也不公平,我们讲社会正义,中国还是越来越有社会正义的社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们关心社会正义,所以我认为户口制,我只能想象人类只有奴隶制可以相比。”胡祖六说。

胡祖六:下一个债务危机爆发点可能在中国  4月6日下午消息,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的“债务风险:下一个爆发点”分论坛上表示,我觉得下一个危机的爆发点可能在我的祖国——中国。中国相对于主要发达国家,我们讲欧洲、美国、日本,各个有一本难念的经,中国的债务状况,无论怎么说债务占GDP的比重是比较温和的债务负担,中国的财政状况还是比较良好。以下为其讲话摘要:  胡祖六:这个问题是具有挑衅的问题,我也具有挑衅的回答,我觉得下一个危机的爆发点可能在我的祖国——中国。中国相对于主要发达国家,我们讲欧洲、美国、日本,各个有一本难念的经,中国的债务状况,无论怎么说债务占GDP的比重是比较温和的债务负担,中国的财政状况还是比较良好。当然我们这么好的局面来之不易,就是90年代中国大规模的财税改革,那时候项部长亲自参与的改革,那个非常成功,得到了很多改革的红利。再加上经济的快速增长,还有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来说比较有利的综合因素的结果。  但问题是好景可能不长,情况可能会发生逆转,基于简单几个道理,我用1分钟解释一下。  目前整个政府的财政支出占GDP的比重大约是25.7%,这跟中等收入国家,人均GDP跟我们相当的国家大致相当。也和东亚、韩国、台湾地区是相当的,所以不算高。但我们国家很特别,有地方融资平台、预算外资金,如果把这些政府支出都加在一起,财政支出占GDP的规模可能是35%-37%之间,如果就这样也不会有问题。  但中国经济到了很关键的转折点,我们讲财政危机的几个原因:一是社会福利以后的上升,现在中国因为欠帐很多,社保、医疗、环保,以后公共支出都要提高,我的估算把这些新的政府核心公共支出加起来可能是额外的8-12个百分点,这再加上32%那就是50%,50%什么概念,美国和日本有这么问题才达到36%,我们就达到和北欧国家相当的东西,这是完全不可持续的。  中国现在特别是新一代领导人绝对不能因为我们看到欧洲的问题乱七八糟,美国的问题、日本的问题焦头烂额,我们可以盲目乐观、掉以轻心,项部长非常智慧之言,关键是可持续性。目前我们的情况非常好,但未来5年、10年、20年我们是不是可持续?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应该要很审慎。我给大家提供一个非常有挑衅性的回答,供大家思考。

胡祖六:房地产已大到不能打 政府调控陷两难  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在海南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为“革新、责任、合作:亚洲寻求共同发展”。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表示,目前中国房地产已经和银行一样,达到了“大到不能打”的程度,因此,政府调控处于两难,而也只能是调控,不能打压。  胡祖六表示,一方面我们不希望房地产泡沫化,不希望房价继续猛涨,飙涨,造成一个一个起来的泡沫,但是也不能够去用刚性的行政手段去过分打压房地产,因为现在房地产不是有一句话嘛,就是太大不能打,就是跟金融机构一样的,太大不能打,一打的话,整个寄托产业、钢铁、水泥、建材、建筑行业、地方政府、银行、消费品、汽车,可能国民经济的四分之三都会跟着倒,所以政府是调控房地产,但不一定是打压房地产。  以下是文字实录:  提问:您怎么看这一届政府对改革,因为李克强总理也说了,这个改革是最大的红利,您怎么看这一届政府的改革问题?  胡祖六:我完全赞成克强总理这个提法,确实总结我们过去三十多年高速发展的经验,我们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可以很多很多模型来解释为什么中国成长这么快,但我说最重要的就是万变不离其宗,最重要的就是中国的改革,从邓小平开始坚持市场化的改革开放,所以发挥中国经济的职能潜力,调动了中国老百姓的积极性,创业的积极性,所以使中国经济发生了奇迹。但是到今天,现在我们很多过去改革的这个成果,已经吃老本都吃得差不多了,比如农村承包到户,成立什么深圳经济特区,加入WTO,这些改革的红利我们都已经享受用得差不多了,所以下一个10年,下一个20年,我们要继续保持可持续发展,要进一步改革,因为中国还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市场经济国家,尽管我们政治上去要求欧盟、美国承认我们是市场经济,但事实是我们还不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  什么叫市场经济?两个重要的特征:私有产权、自由竞争,我想这两点在中国还都没有完全达到,虽然我完全,十八大以后我个人感到我们经济的中长期的情况更加乐观,就是因为我们新的领导人,以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为首的新一代领导班子,又重新、重申了我们要坚定不移的实行改革,我觉得他们对这个问题都有充分、深刻的认知,而且有很大的政治的承诺和决心,这点对我来说是。  提问:您怎么看收入分配的问题?  胡祖六: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收入差距扩大,这确实是一个应该值得正视和关注的事情,所以在有些方面,国家通过财物税收、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来调整一些收入分配的格局,我认为是非常应该的,但是这方面我相对比较谨慎,我就觉得在我们国家还是应该当务之急是把GDP这个饼继续做大,继续创造财富,而不是现在急于去怎么分配这个财富,如果这样做的话,又会重蹈我们过去计划经济时代,大锅饭、平均主义,就会压抑中国人这种创新、创意的潜能,导致经济发生不好,最后就像今天的欧洲病,你就算分配再平均又怎么样?还是停滞不前,所以我觉得这点一方面要正视收入差距扩大的问题,但是我觉得重点是要通过税收的改革,比如结构性减税,通过政府的转移支出,通过社保安全网的建立,使我们最低层的收入,包括农民工都有最基本的养老、医疗、健康这种保障,包括住房的保障。但是不应该杀富济贫,这点我说我相对比较谨慎。  提问:中国经济今年增速是7.5%,您怎么看待这整个GDP放缓的问题?  胡祖六:新政府上台,要考虑到我们现在正处于新一轮改革,经济转型调整这么一个大的环境,我觉得把经济增长的目标适当定得比较审慎,就是7.5,跟去年一样,我觉得也是非常,可以理解,也是很合适的,当然如果说你看历史上的政府的官方的成长目标,并不是实际经济成长表现最好的预测,一般来说都是远远低于实际的表现,所以我觉得即使说所谓的7.5,其实就是相当于一个政治的底线,就是说可能如果低于7.5会觉得压力很大,有社会的矛盾,各种矛盾会更尖锐。  我是觉得,应该,只要我们的宏观经济政策适当,能够企业有信心,消费者的信心能够维持的话,7.5或者更高一点,跟去年持平这么一个表现,应该不是说太有挑战,当然也不能掉以轻心,上行风险也很多,结构问题非常突出,所以就是说一方面这个7.5是可以达到的,但是也是需要努力的,需要付出代价的。  提问:就房产税,这次的房地产调控会不会对经济有什么大的一些方面的影响?  胡祖六:那肯定,这也是个政府两难的一个事情,一方面我们不希望房地产泡沫化,不希望房价继续猛涨,飙涨,造成一个一个起来的泡沫,但是也不能够去用刚性的行政手段去过分打压房地产,因为现在房地产不是有一句话嘛,就是太大不能打,就是跟金融机构一样的,太大不能打,你像房地产,一打的话,整个寄托产业、钢铁、水泥、建材、建筑行业、地方政府、银行、消费品、汽车,可能国民经济的四分之三都会跟着倒,所以政府是调控房地产,但不一定是打压房地产。  提问:现在对房产税这块应该还是要继续的试点,还是怎么样征收这个房产税的问题?  胡祖六:让地方政府的这个税收来源多元化,过去是靠土地财政,那显然是不可持续的,也造成了很多问题,所以地方政府要引进新的税种,就是说物业税或者房产税,我觉得这也是跟国际惯例,很多国家都有这种税,我觉得可以值得尝试,当然这个税率一下子不能太高,也得要考虑住房拥有者的承受能力,同时更加不要以为一种幻觉,觉得房产税就能够抑制中国房地产的泡沫,是完全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幻觉,过去几年表明,我们房地产泡沫在英国、爱尔兰、西班牙、美国都发生过,这些国家都有房地产税,所以这个房地产税本身并不是能抑制住房地产的泡沫,但是作为地方财政体系改革的一个,从土地财政可持续的财政,房地产税,这一点我倒是赞成的。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