铡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铡草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棉价疯涨粗放型中小纺织企业面临淘汰

发布时间:2019-05-16 22:22:45 阅读: 来源:铡草机厂家
  “一件衬衫居然要300元,同品牌与去年同期相比涨了两成以上!”看着价格牌,刘女士吃了一惊。10月17日,福州气温降至入秋以来的最低,记者发现:福州多家超市的服装部最为火爆,但价格远高于去年同期,床上用品等棉制品价格也全部上涨。

  “从去年10月至今,国内棉价已经涨到了10年最高点。”福州一家连锁超市负责服装采购的林经理告诉记者,国内外棉价持续飙升,其带动的成本压力已传导至纱、布、服装生产等加工环节。

  为应对棉价上涨,不少品牌服装企业选择了提价,且幅度不小。“特步”近日公布的半年报显示,服装类产品平均售价增长了13.9%;“安踏”财报也显示,服装类产品售价上升7.1%。一些粗放型中小纺织企业面临着出局的境地。

  棉价变化“始料未及”

  对于今年以来棉价的飙涨,泉州纺织服装协会副会长、福建宏远集团副总裁陈苍松以“始料未及”四个字来概括。

  9月27日,中国棉花价格指数突破21000万元大关,达到21255元/吨,较前一日大幅上涨600元,再度刷新棉价10年来的最高纪录。

  在陈苍松看来,棉价从2008年的每吨8000元开涨,到今年上半年,已累积了巨大涨幅,原以为棉价只会高位盘整,没想到竟然轮番上升。据了解,进入下半年,国内棉价出现了短暂的回调,7月份至8月底的回调持续了一个半月。

  让众多纺织服装企业惊诧的是,从9月2日开始,棉花价格又再度快速上涨,而且上涨速度大大超过以往。9月下旬,国内棉花价格更是每天以数百元的价格疯狂飙涨,仅用了半个月时间,涨幅便超过2800元/吨。整个9月份,棉花价格涨幅超30%。

  “就国内看,去年棉花产量下降了16%左右,但企业需求依旧旺盛,再加上传言国际棉商收购国内棉花,以及一些棉花炒家的出现,这些因素综合起来,推动了棉价的持续上涨。”泉州服装业内一名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

  在国内棉花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对棉花的进口也在快速递增,这无疑也推高了国内外棉价。泉州市外经局的统计数字显示,今年上半年泉州市进口棉花总值为3400万美元,同比增长53%。

  由于库存准备并不充分,棉价的攀升,让福建纺织服装企业结结实实地感受到了成本之压。

  “棉花价格一直走高,公司一直在等待回调,棉花库存同时一直在减少。”陈苍松沮丧地说,“棉价实在是太高了,我预计三季度应该会回调下来,届时增加库存,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

  “简直一天一个价,从没见过原材料涨价涨成这样的。”在棉纺织企业集中的福州长乐,一位纺织企业负责人说,现在连订单价格都不知道要如何写。

  下游企业难以承受成本之重

  “本来产量就不大,一直都是来多少订单就生产多少,现在原材料价格高得无法控制。”长乐一家小型纺织企业负责人说,面对高成本,已没什么利润,如果挺不过这个阶段,他们只能停产。

  “一件棉质背心的报价是10元,现在原材料成本就要多加两元钱,加上上涨的工人工资和水电燃料费等,最后产品成本价要提高6%~10%。”泉州纺织服装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棉价上涨传导链的第一道的传统棉纺业,原本利润就只在2%左右,甚至不及银行存款利率,徘徊在盈亏临界点附近。此番棉价持续上涨,直接将这临界点击穿。

  而随着时间推移,眼下,高棉价正在加快向产业链中下游传导。在受影响的企业中,首当其冲的是出口型服装企业。石狮市休闲裤同业公会会长林圣传告诉记者,高涨的棉价,几乎吃掉整个休闲裤出口行业的全部利润。

  据了解,纺织服装业外贸企业从拿到订单到出货的周期通常在3个月以上,企业一般是在获得订单后再采购原材料组织生产,订单价格一经签订,便很难再进行调整。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只能自己承受原材料价格波动造成的损失。

  晋江深沪镇一家内衣企业在2008年接了一个为期3年的订单。“内衣主要的原料就是棉布,直接受棉价的影响。原本生产一打(12件)内裤的利润不到1元,现在是生产越多亏得越多。”该企业的一名出口跟单员对记者表示。

  “棉价这么高,多数企业难以承受。那些靠做外单的工厂和中小企业,利润本就比较低,棉花等原材料价格的大幅度上涨,可能会迫使它们当中的部分企业转型与国内名牌企业合作,成为他们的代工厂。”晋江市天守服装织造有限公司董事长蔡天守说。

  工信部统计显示,今年前半年,纺织行业的利润同比增长了61%,然而,好年景只是昙花一现,受成本和限电压力,纺织行业随中国经济一起面临着前高后低的走势。而原材料棉花价格的高涨更是主要原因之一。

  改变粗放的出口导向模式

  面对前所未有的成本压力,提价是众多纺织服装企业的不二选择。

  业界预估,以棉布为主要原材料的泉州企业,今年秋冬服装产品可能会选择提价12%左右。部分泉州服装企业的负责人表示,棉价上涨三成,若完全将成本转嫁到终端,服装的零售价至少要上调两成。

  棉价高企,一些企业开始抱团,尝试新的成本化解路径。8月份,石狮市协盛协丰、华丰、富华、泰山布业等四家纺织企业奔赴新疆,与当地多家企业开展棉花产销与棉纺生产基地项目投资合作意向,将触角伸到上游,尽可能地降低棉价带来的冲击。

  陈苍松告诉记者,除了少数品牌企业外,其它泉州大部分纺织服装企业仍然扎堆于中低端产品领域,产能过剩、行业恶性杀价竞争的局面没有根本改观,尤其是一些中小企业,徘徊在倒闭边缘,根本就没有定价权。在这种现实情况下,往上调价的空间并不大。

  专家指出,要规避成本风险,最终还是要改变粗放式的出口增长模式。要密切关注原料市场走势和国际国内原料资源,把握好原料采购契机。加快淘汰落后产能,调整产品结构,减少对原棉依赖程度,并将一些新工艺、新花型应用到产品上,增加产品附加值,提高产品质量。

  今年,福建省纺织服装企业和研发机构共发布100多项关于工艺改进、设备更新、产品换代、节能降耗、综合利用、产业链升级等方面的技术解决方案,共达成对接项目24项,还有更多项目将进行对接。通过改变粗放式的出口增长模式,走以质取胜的道路才是最佳之道。

https://www.imooc.com/learn/802/

https://www.imooc.com/topic/job

https://www.imooc.com/topic/ui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