铡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铡草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红会社监委被指为红会包养回应称只吃过盒饭红会【搜了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3:19:50 阅读: 来源:铡草机厂家

红会社监委被指为红会“包养” 回应称只吃过盒饭-红会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昨天,知名爆料人周筱赟在网络上发表文章,称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实际上“只辟谣不监督”,成为“红会养着的公关部”。

面对这样的言辞,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怎么回应?今天上午,红会社监委在其官方微博表示,红十字会承担社监委的活动经费是合理的,符合相关的惯例,这不妨碍社监委独立、客观地履行监督职责。

红会社监委还称,目前,个别委员为了支持社监委开展工作,通过红十字会向社监委捐赠了部分工作经费,这不影响红十字会为社监委开展监督工作提供经费保障的义务,二者也并不矛盾。

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以下简称红会社监委,宣称是第三方独立监督机构,共有16名委员。如果红会社监委的经费来源于红会,这样的监督还能不能公正客观?

周筱赟对此提出质疑:如果真的有委员向红监会捐赠了经费,那这笔钱到底打到哪个账户?红监会没有独立的账号,没有资格接受捐款,如果这笔捐款打到了红会的账户,红监会要提取经费就需要红会的批准,才能支取经费,那么红监会还是靠红会养着的,红监会根本不是独立的第三方监督,而是红会内部设立的一个部门。

红会社监委强调,不能将红十字会承担社监委的工作经费混淆为“红十字会养着社监委”。社会监督委员会目前有16位委员,他们均是志愿服务,不从红会领取任何报酬。红会社监委新闻发言人王永表示:从没从红会拿过一分钱,只吃过红会的几次盒饭。

王永:据我了解,目前社监委实际的调查经费只花了几千元,主要是张勇委员前往成都调查成都市红会募捐箱长毛事件时的机票和住宿费用。社监委的绝大部分委员本身都有稳定的收入,而且在北京开展调查活动时都自己开车去,打电话也是用自己的手机,甚至吃饭都自己吃,此外并不需要其他什么经费。我本人也进行了一些调查,除了去红会开展监督工作时吃过红会的盒饭之外,并没有花过红会一分钱。

与此同时,周筱赟指出:红会社监委不仅经费依赖红会,而且办公地点也在红会,这样根本无法独立。他说,这个红监会的常设机构,叫做秘书处,就设在红十字会,而且秘书处的工作人员,就是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那怎么还独立监督,这不是很荒唐的事情吗?

关于红会社监委秘书处的情况,红会社监委解释,根据《章程》规定,社会监督委员会下设秘书处,负责社会监督委员会的日常工作。目前红十字会为社会监督委员会聘请了一名专任秘书。同时,红十字会还指定专门的部门和人员,负责与社监委沟通联系。

对于红会社监委是红会公关部的质疑,王永表示:他曾三次提出重查郭美美事件,说明社监委不是红会的辟谣机构和公关部。

王永:现在很多网友的质疑是自相矛盾的,一方面认为我是给红会做公关的,但就是我还和刘姝威委员一起,提出来要重查郭美美事件。

周筱赟称,王永曾负责红会社监委官方微博的管理工作,在重查郭美美事件中,红会社监委官方微博的表态耐人寻味。他准备发表的《红会公关部真相(下篇)》中将提到以下内容。

周筱赟:在4月24日,红监会官方微博突然发布红监会内部已经对重查郭美美事件达成共识,说红十字总会也愿意配合这次调查。但到了当天中午,他们的官方微博突然致歉,说这只是个别委员的动意。然后红会秘书长发了一条微博,说红会根本没有想要重查郭美美事件。我想问的是,红监会既然没有通过委员的投票,为什么就通过官方微博说要重新调查郭美美?然后又出尔反尔,又说需要等到下一次开会讨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红监会的官方微博是代表红监会全体委员,还是只代表王永一个人的个人意志呢?(记者吴喆华)

基金风格差异还在延续

闻气味了解男人

路虎旗下现款50L发动机价钱下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