铡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铡草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手机上网资费不该相差1000倍

发布时间:2020-02-03 09:46:35 阅读: 来源:铡草机厂家

手机上网资费不该相差1000倍 目前,中国移动不同业务之间、套餐内外、各省之间的手机上网资费差距很大,有些相差近1000倍。过大的资费差距给中国移动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不仅加深了中国移动在客户心中的“暴利”形象,而且可能造成各省移动在手机上网业务方面“自相残杀”,影响全国移动用户的上网体验。

手机上网价格混乱的根源是中国移动延续原来的语音定价方式继续采用差别定价,却没有意识到手机上网业务并不具备差别定价的条件。为了让中国移动有限的互联网资源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国移动有必要规范、统一全国的手机上网业务资费。

以下是具体的分析。

(一)手机上网资费差距过大

看图。

资费差距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不同业务资费差距巨大

目前,中国移动手机上网的标准资费是0.01元/KB,即10元/MB;但是奥运期间手机电视的流量资费却只要0.01元/MB,且奥运后一些省份依然保持这个价格。同样都是GPRS流量,价格相差1000倍,是什么道理?那个才是真正的成本?

2、套餐内/外差距巨大

从上图可以看出,套餐内外资费差距达80-250倍。

这样的资费,对于用户来说,是什么感觉?是不是仿佛身处一个周围都是“万丈深渊”的孤峰上?

3、各省之间资费差距巨大

以标准资费为例,当其他省还是0.03元/KB时,广东早已实施1厘/KB的资费了,相差30倍。同样的20元套餐,有些地方包50MB,有些地方包200M,有些地方包1800M,还有很多地方干脆就是不封顶。

(二)资费差距过大带来严重负面影响

1、“彰显”中国移动“暴利”形象

当中国移动天天谈论“以客户为中心”时,我不知道有多少员工真正站在客户的立场去审视移动当前的资费问题。当外界无数人呼吁公开电信运营商的成本,对各类价格进行听证时,中国移动却搞出1000倍的资费差距来,仿佛是要证明中国移动就是胡乱定价,就是在吸用户血汗,就是在超级暴利。

手机上网的边际成本到底是多少?我不知道。既然推出的手机上网资费能够到0.01元/MB,那么对于客户来说,这个成本至少应该低于这个数。现在有谁会相信运营商如此“好心”,在“亏本”的情况下让客户体验业务?

作为移动人,肯定知道手机电视这个业务很小,从2005年开始搞,一直搞不起来。0.01元/MB的价格算是借助奥运之机的一个事件营销,是对客户的一种“优惠”。不过,这话对于内部员工说说可以,如果谁要是以为这样的解释能够让客户信服的外,那实在是太高看电信运营商在普通用户中的形象了。

作为普通用户,肯定认为0.01元/MB的价格运营商还能赢利,目前差1000倍的标准单价是1000倍的暴利。若运营商非要解释成本比这高,那好,那也是“低价倾销”和“国有资产流失”。

不是“垄断暴利”就是“国有资产流失”,中国移动到底选择哪一个?

面对“0.01元/MB”的价格,难道中国移动还能向用户解释说“如果手机上网资费降的太多,会导致网络资源紧张”吗?

2、造成各省移动“自相残杀”

这种“自相残杀”行为在数据卡市场已经有所体现:某些省份推出的超低资费上网卡冲击全国的数据卡市场,结果是其他省份的卡推不出去,推出这些卡的省份又因省际流量结算巨亏。

虽然这种“自相残杀”目前主要还只体现在数据卡业务上,但是随着漫游资费和长途资费的下降,各区域之间的“资费壁垒”必将被一个个打破,到时这种“自相残杀”将会波及整个移动通信市场。

3、影响全国用户的上网体验

手机上网业务与语音业务有极大的区别。

语音业务大部分是本地话务,无论一个地方的资费低到什么程度,最多造成当地网络的拥塞,对其他地区和省份毫无影响。但是手机上网具有全程全网的概念,上网时要访问的内容往往不在当地,而可能在任何省份,其中大部分恐怕还要跨越狭窄的“互联互通接口”。这意味着一个局部地区的无限访问有可能造成整个中国移动的网络拥塞,上海用户手机上网占用的带宽可能影响千里之外的新疆用户的上网体验。

(三)手机上网“差别定价”如何变成“胡乱定价”

不同地方、不同产品,不同套餐实施不同定价,用英语说这属于price discrimination。这个词在经济学上翻译成“价格歧视”,在营销学上称为“差别定价”。

科勒特在《营销管理》一书中指出“差别定价”必须满足一定条件:

1、市场必须是可以细分的,而且各个细分市场表现出不同的需求程度。

2、各个市场之间必须是相互分离的。

各个细分市场的分割使以较低价格购买商品的顾客不会以较高价格倒卖给他人。否则,购买者就会轻易地到价格最低的市场上购买商品,到价格较高的市场去出售而获利,从而使企业维持差别价格的计划失败。一般来说,当市场存在着不完全性或各个市场间被运输成本、消费者的信息不对等或国家之间的壁垒所阻隔时,企业能够对各个市场进行控制,从而对不同的买者索取不同的价格。

3、在高价的细分市场中,竞争者不可能以低于企业的价格竞销。

4、细分市场和控制市场的成本不得超过实行差别价格所得的额外收入。

5、差别价格不会引起顾客的厌恶和不满。

即差别价格的实施在顾客眼中是较为合理的。如地铁公司对老年人、残疾人优惠;同种商品卖给生产者作生产资料其价格要比卖给居民作消费的低;乡村医生向穷人收取较为便宜的诊费,这些价格差别消费者容易理解,不会因反感而放弃购买。

6、差别价格策略的实施不应是非法的。

企业在实施此策略时应考虑到是否侵犯了消费者权益,是否属于不正当竞争。 总之,应兼顾社会各阶层、各种社会集团人们的经济利益与社会心理的要求,应体现出国家的价格政策,应是合法行为。

手机上网业务至少不满足第2、3、5、6个条件:

1、不满足第2条:手机上网市场之间并无区隔。

这么多年来,语音资费由于超高漫游费构成的“市场壁垒”,使得一个地方无论如何降价都不会对其他地方造成多少,所以相隔不远的两个省份资费差距可能达到400%。

但是手机上网不同。由于无法解决边界漫游问题,手机上网不适合区分本地/漫游,所以一个地方的卡可以毫无障碍的流窜到其他省份使用。这就是为何一些省份的不限流量包月卡在全国各地盛行,最终导致每月结算出去的费用大大超过所得收入的情形。前几年有些省份意识到该问题并企图采取措施限制,结果激起大量的客户投诉。

2、不满足第3条:超高标准单价容易吸引竞争对手攻击。

竞争对手只要将标准资费定成1厘/KB,那么其他资费一样,就可以宣称价格只有中国移动的10%,如此一来,谁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赢得客户的心?

3、不满足第5条:如此定价容易引起客户的强烈反感和敌意。

1000倍的业务间资费差距,80-250倍的套餐内外差距,让客户上网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此怎么会有好感?怎么会没有敌意?怎么会不呼吁听证手机上网资费?

4、不满足第6条:可能面对“不正当竞争”和“国有资产流失”的指控

如果中国移动说0.01元/MB的价格低于成本,那么中国移动就要面对“低价倾销”的不正当竞争指控,面临国资委“国有资产流失”的怀疑。

所以说,手机上网业务并不满足差别定价的条件,混乱的资费破坏了手机上网业务的可认知价值,使得“差别定价”演变成了“胡乱定价”。

(四)“OneCM工程”需关注手机上网资费问题

前几年,中国移动提出了“从优秀到卓越”的新跨越战略,并以“一个中国移动(OneCM)工程”为重要的战略举措。

“OneCM工程”的目的是要发挥中国移动的整体性、规模行、一致性,使公司各方面的运作更为统一,更好的体现规模效应,也使消费者无论在国内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够享受到统一的业务、服务与客户关怀。

“OneCM工程”对于中国移动从过去的规模型发展模式向规模效益型发展模式转型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如果公司能够真正在资源分配上实行统筹安排,可以更为高效的利用各类资源,实现公司的效益型发展。

对于“OneCM工程”,我感觉最大的变化是这几年整个中国移动对外的企业形象得到了很大的规范和统一;另外在客户服务方面也有了很大的规范和提升。

对于普通老百姓最为关注的资费问题上,集团总部并非没有关注。比如对于各省之间资费差距过大的问题,这些年也采取了强有力的干预措施促使各省之间的资费更加平衡。

从上图可以看出,各省的综合单价差距比起两年前已经大大减少,资费逐渐趋于平衡。

但是正如人有视觉盲点一样,中国移动也对一些显著的资费不平衡问题视而不见。这些“盲点”中,比较典型的有:

1、“语音标准资费”与套餐资费:价格差超过400%,低端用户超高资费。

2、“手机上网资费”:差距可达1000倍。

3、国内长途标准资费:已经比某些国际长途资费还贵。

(五)统一手机上网资费的意见和建议

我认为,手机上网是一项基础的承载业务,中国移动未来应该逐步统一不同地区、不同业务的手机上网资费。

当然,全部统一是个长远目标,在当前情况下,我建议:

1、当务之急还是降低标准资费,至少应该降到1厘/KB;今后几年再逐年降低,降到0.2-0.5元/MB,从而将套餐内外资费差距控制在2-5倍范围内。

2、建议控制各项业务的促销定价,防止与标准资费的差距过大,至少应该将将资费差距控制在10倍以内。当然最好是统一各项业务的流量资费,避免将自己的流量费变成需要与别人分成的信息费。

3、停止有问题的手机上网套餐。至少不封顶、区分APN、过于优惠的套餐应该停止发展新用户,并采取措施逐步转移存量用户。

结束语

3G时代,将是运营商决战移动互联网的时代。

与中国电信比,中国移动在互联网方面十分弱小,处处仰人鼻息;而竞争对手依靠多年经营已经在互联网领域构建起强大的垄断优势,并且还有互联网结算政策的强大保护。

在如此情况下,若中国移动还是延续语音业务定价的思路,依据“各地发展不平衡”的说词,依然由各省随意定价,由各业务单位随意给自己业务对应的上网资费定价的外,那么就像拿着锄头、木棍的散步游勇去迎战人家纪律严明且武装到牙齿的正规军一样,能有多少胜算?

所以,我希望“OneCM工程”能关注手机上网资费差距过大的问题,采取有效措施,缩减资费差距,促进资费平衡,形成一个大多数用户都能受益的资费结构,让有限的资源发挥出最大的效益。

说明:

我觉得当前移动资费最大的问题还是资费结构极度不均衡,这在语音、短信、手机上网方面都有体现。

先前我那篇“移动资费:是0.07元/分钟还是0.60元/分钟?”讨论的也是同样问题。今后分析垃圾短信时可能也会谈到这个问题。

女人黑森林福利

秋霞人体福利

调教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