铡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铡草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皇帝的人说打就打打完后一路飞升县令直接成为太子太保

发布时间:2020-12-25 03:54:13 阅读: 来源:铡草机厂家

皇帝的人说打就打,打完后一路飞升,县令直接成为太子太保

县令和皇家侍卫,在大多数人眼中,都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

然而,有一种地方除外——那就是京城附近,因为工作和生活关系,双方很有可能会发生交际。

如果双方相处的当,就会其乐融融;如果相处不当,则很有可能会爆发矛盾。

比如,清代康熙年间,康熙帝身边的三等侍卫毕里克,和直隶涞水县的知县甘汝来,就因为一些事情而爆发了冲突。

最终,做为知县的甘汝来,竟然当众把皇家侍卫毕里克给逮捕关押了起来。

我们先来做一下简单的介绍——在清朝,知县是一个七品小官(俗称七品芝麻官),而三等侍卫则是一个正五品的五官,官级比知县还要高出两个档次。

也就是说,做为知县的甘汝来,不仅逮捕关押了皇家侍卫,而且还关押了朝廷命官,实属犯上作乱。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会儿是呢?

甘汝来于康熙五十二年考中进士不久后,出任了直隶涞水县的知县。

要知道,此地就在京城附近,很容易和皇家发生关系。

果不其然,就在甘汝来到任一年多后,就意外和皇家三等侍卫发生了冲突。

原来,皇家三等侍卫毕里克,奉命前往涞水县去抓捕和训练猎鹰。

做为皇家侍卫,外出办事的毕里克,感觉自己很牛掰,仰仗着自己独特的身份,吃在百姓家,住在百姓家。

不仅一文钱不花,更为可气的是,他甚至还把房东给打了个半死——估计是看人不顺眼。

白吃白喝还无端打人,人家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

于是,案子报到了县衙,知县甘汝来派人把毕里克传唤到了县衙,准备询问一下案情。

然而,没想到狗仗人势的毕里克,竟然带着自己的一众打手到县衙大堂上大闹了一番。

本来只是走个过场,询问一下案情,大不了赔一些钱也就罢了。

而毕里克大闹公堂之后,就犯下了藐视公堂之罪。

藐视公堂,就是藐视王法。

所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于是,为人刚正不阿的甘汝来,依法让衙役逮捕、关押了毕里克和他的那帮打手。

很快,事情就上报到了康熙帝那里,康熙帝让刑部处理此案。

刑部自然是会偏向皇家侍卫,毕竟皇家侍卫是皇帝身边的人,而知县全国那么多,少一个不算少。

于是,刑部处理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毕里克罚一年的工资,甘汝来就地免职为民(下刑部议,夺汝来职,毕里克罚俸)。

然而,康熙帝是多么一个精明的皇帝啊,对于这种糊涂案,自然是不会不管的。

于是,康熙帝亲自下令——皇家三等侍卫毕里克,免去一切职务,削职为民;甘汝来秉公办案,无罪释放(圣祖命夺毕里克职,汝来无罪)。

就这样,在康熙帝的直接参与下,一件冤案得以平反。

在之后的十年里,甘汝来先后出任新安县和雄县知县。

直到雍正年间,甘汝来才从知县被提升为广西太平府知府,两年后又被提拔为广西巡抚。

乾隆年间,甘汝来先后出任了兵部尚书和吏部尚书,加太子太保。

更加让人感动的是,乾隆四年甘汝来去世后,大学士讷亲(人名)因为和甘汝来关系不错,亲自护送甘汝来的棺椁回乡。

没想到,甘汝来在老家的院子很是简朴,甚至连一个缝补、洗刷衣服的仆人都没有——因为,大学士讷亲进入院子之后,首先看到的是一个穿着朴素的老太太,正在院内缝补衣服。

而这个老太太,就是甘汝来的夫人(大学士讷亲与共治事,亲送其丧还第。至门,讷亲先入,妪缝衣於庭)。

乾隆帝在得知甘汝来作为一个国家高级干部,竟然如此的清贫,当即就赏赐给了他的家人千两白银。

而甘汝来丧事所花费的钱财,也全部都有官方来报销(上奖其寒素,赐银千两,命吏经纪其丧)。

吉林省职业妇女病医院

长沙市阿司匹林诱发哮喘医院

北京市炎症性肠病与脂肪肝医院